中心本月20日录用李家超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任行政长官,于2022年7月1日上任。<\/p>

这些天,李家超赶紧组成政府班底,包含与现任政府和立法会交流,拟将政府“三司十三局”改为“三司十五局”,并增设三个副司长职位,以强化政府的统筹力度、提高行政效能。<\/p>

李家超一再表示广纳贤才,且下届政府官位增多,令不少“爱国者”遭到鼓动,跃跃欲试,跃跃欲试。旧日备受折磨的“热厨房”,现在不少人力争上游、趋之若鹜。<\/p>

“热厨房”为何变得如此抢眼又抢手呢?还须仔细调查,仔细思量。<\/p>

<\/p>

香港中通社資料圖<\/p>

“热厨房”有啥新变化?<\/strong><\/p><\/section>

<\/section><\/section>

<\/section>

早前管治团队被称为“热厨房”,一方面要为市民“做菜”,一方面还要饱尝高温烧烤,搞得里外不是人。一句话:政府官员不好当!<\/p>

现在的景象不同了。新选制施行后,严厉的资历检查准则把“不爱国者”、“假爱国者”挡在了门外,选委会是清一色的爱国者,新选制赋权选委会推举发生较大份额的议员,立法会同样是清一色的爱国者。<\/p>

还有,行政长官和大部分立法会议员都由选委会推举发生,二者具有一起的推举根底,使得行政和立法配合度大大增强,建造力气的代表人物也平心静气、风平浪静,“热厨房”变得不热了。<\/p>

“热厨房”降温是功德,《基本法》确立了香港“三权分置,行政主导,司法独立,行政长官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心负总责”的政治体制;但回归以来,因为执行《基本法》的机制不健全,“行政主导”仅仅一个概念,悬在空中,迟迟没有落地。<\/p>

新选制下的三场推举完成后,“行政主导”将在下届政府任期得到真实执行,政府干事的阻力大大削弱,这让许多人看到新变化:政府官员好当了!<\/p>

为何要力争上游“入厨”?<\/strong><\/p><\/section>

<\/section>

近来,香港许多党派、界别、社团、智库都有引荐名单提供给李家超考虑,亦不时传出多名立法会选委界别议员也要“转跑道”参加“热厨房”,还有部分在媒体不时发声的社会人士也欲参加政府。<\/p>

为何要力争上游、争胜好强欲“入厨”呢?话分两端来说。<\/p>

香港的确有部分担治人才长时间“搁置”。因为以往政治生态欠安,这些人士有心服务市民,但看到“热厨房”备受折磨,身心疲乏,纵有一身身手,也难以办成事,不愿意参加政府。<\/p>

现在政府的施政环境变好了,这些人心中的热情与愿望从头被点着,以为能够跃跃欲试、捋臂将拳一番了。<\/p>

但综观更多争夺“入厨”人士,很难说都具有管治才华。<\/p>

从经历上看,有的人毫无从政经历,看不出其管治才华表现在何处;从学历上看,有的人没有入“厨房”,其学位头衔现已被人嘲笑挖苦了。<\/p>

从其提出的施政主张看,或对“一国两制”下香港的管治难度知道缺少,或对香港经济民生缺少深化了解,或对香港未来开展没有深化考虑,提出的主张要么十分浅薄,要么离题万里,要么一无所知。<\/p>

从角色定位来看,有的人并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名结壮干事的“建造者”,而是以“指导者”、“旁观者”、“评论者”、“监督者”自居,纸上谈兵,不着边际。<\/p>

这些人士为何要力争上游“入厨”呢?大约有“脱虚向实”的主意。时下,香港盛行一种说法:下届政府将是回归以来历届政府中权利最大的一届,政府官员具有的实权最多;进入政府后,能够对政府的决议计划和实际操作发生本质“影响”,这样从政才有含义。<\/p>

再说,“行政主导”真实执行后,“热厨房”不热了,政府官员好当了,何不试试身手、背注一掷呢?至于自己是否合适担任政府官员、是不是香港急需的管治人才,好像不在考虑领域。<\/p>

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心港澳作业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、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谈及“爱国者治港”时曾指出:“管治好香港绝非易事,没有点真身手是不可的,管治者担负的担子更重了……不只要爱国爱港,还要德才兼备、有管治才华。也便是说,他们不只要想干事,还要会干事、能干事、干成事。”<\/p>

不知那些心急火燎、刻不容缓想参加政府的人士,是否仔细琢磨过这段话的深刻含义?<\/p>

“入厨”要有哪些规范?<\/strong><\/p><\/section>

近年来,各界批判政府的声响许多,市民对政府管治效能低下的怨气很大,期盼政府推陈出新的呼声很高,中心更是要求特区政府扛起管治香港的主体职责,赶快办一些民生实事,取信于民。<\/p>

基于此,要进入“厨房”的规范其实很高。<\/p>

前不久,在全国政协双周洽谈会上,全国政协主席浩瀚讲到“爱国爱港爱澳力气才能建造”时提出“五个才能”:政治掌握才能、思维引领才能、联合协作才能、联络群众才能、解决问题才能。<\/p>

以笔者之见,这“五个才能”便是担任特区政府官员的规范。<\/p>

香港现在的形势尽管安稳,但来自外部的危险和应战仍然存在,能不能在大风大浪中把稳舵、行好船?政府官员的政治掌握才能和思维引领才能不可或缺!<\/p>

化解香港的深层次对立需求构成合力,能不能逾越家世之争和“政治光谱”、联合全部能够联合的力气?政府官员的联合协作才能和联络市民才能十分要害!<\/p>

香港的住宅、安老、助弱、青年等问题扑朔迷离,能不能条分缕析、对症下药,赶快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法?解决问题才能尤为重要!<\/p>

李家超提出“以成果为方针解决问题”,并提出提高政府管理才能的若干行动,许诺在不少方面有大动作,可见他深感职责重大。<\/p>

政府官员并没有某些人幻想的那么好当,假如不看要求和规范,不管本身的本质和才能,只管抢着进“热厨房”,除了见笑大方、落人口实外,好像不会有什么成果。<\/p>

(本文作者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,香港新时代开展智库主席,暨南大学“一国两制”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、客座教授屠海鸣)<\/span><\/span><\/p><\/section><\/div>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nsararabiccollege.com